麦蓝菜

('ェ')

【喻你】王杰希:喻文州你背地里都说我什么了

*梗来源 叶修:“这么辉煌老了都可以跟孩子讲。”

“爸爸,我睡不着,你给我讲个故事嘛。”

娃他爸丝毫没有吐槽“睡午觉还要听睡前故事”的意思,摇着蒲扇,温柔地开了口。

“很久很久以前,森林里有个大魔王,
   他叫叶修,
   有三十多个勇士前去挑战他,但都失败了。
   然后你爸我……”

“怎样怎样?干掉魔王了吗?”我儿的眼闪闪发光。

“……削了他一半血。”

“切——无趣。妈妈给我讲故事嘛!”

“……好。很久很久以前——
   除了大魔王,森林里还住着一条恶龙。
   他思维天马行空,险恶至极,
   带一群小龙到处搞事情,民不聊生。
   勇士们花了一年时间也没能想出对付他的方法。
   然后你爸他……”

“爸爸把恶龙斩杀了吗??!!太酷了!”

“……没有。你爸不是剑客,斩不了的,他顶多把恶龙拖进死亡之门里这样那样……文州你别瞅我。还有啊,恶龙能化成人形,不过他的伪装术修炼的不太完美,变成人性后有大小眼。他的名字就是王……”

门铃突然响起。

“什么风把王队给吹来了啊?”喻先生去开了门。

“……我来取下今年转会成员的资料。”你从卧室往门口瞟了眼。哦,是恶龙。啊不是,是隔壁老王。

真的是住在隔壁的老王。当年娃他爸来联盟工作,带着你北上以后决定先买套房,于是参考了对B市房市颇有研究的当年的宿敌队长现在的同事的意见,两家人就这么成了邻居。

    ————事实证明魔术师眼光的确毒辣,这房价格已经翻了几番。

“王叔叔!”我儿从被窝里蹦出来,蹦进门口人怀里。
“哟,我看看,崽儿是不是又长高了?睡午觉呢?”日常举高高。
“没有。妈妈在讲故事呢。”
“什么故事?”
“爸爸斩恶龙的故事,恶龙就是……”

你和先生交换了一个眼神,盘算着现在捂住孩子嘴把他从王杰希手里夺回来的可能性。

“就是……就是……我也不知道。”

娃他爸的笑容下隐藏着满头冷汗。

“好了好了小勇士,跟妈妈回卧室睡觉了,我带你王叔叔去书房取资料了。”
 
接过孩子的时候你分明看见这娃狡黠地朝你眨了眨眼。
哼,小心脏,跟谁学的。

*王杰希回家以后向自家娃讲了当年自己是怎样虐杀黑魔法师的。

这得赶紧报告给队长!!!

每次听melody in the dark听到 君はそう、さまよえる子猫さ(你啊,是这样彷徨的小猫啊) 这句的时候脑海里总会冒出这个画面😂😂

【乱写】就是强行把喜欢的cp弄在一起

真的是乱写,雷,慎看ww

朔间凛月低头看看笔记本封皮的王不留行,又抬头看看面前裹得和他们这些偶像出门时一样严严实实的两个男人相牵的手,翻开笔记本左手拿起笔在扉页熟练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右手在桌子底下悄悄摸上了旁边人的大腿,被对方不动声色地拍掉了。

所以王和喻到底谁是奶次粉啊(xxx

【王喻】关于方士谦

刚考完试就来放飞自我quq


     方士谦一直不是很明白王杰希这么生性不羁的主怎么会这么迷恋喻文州。

——他一直潜意识里觉得喻文州有点儿可怕,对于他都是能躲则躲。

      直到有一天,在微草的走廊里照面碰上了,旁边又没有别人在,实在躲不了了,方士谦只能硬着头皮迎上去。

      喻文州学着王杰希的口吻恭恭敬敬地向他打招呼:“谦儿哥好。”

      喻文州软着嗓子,再配上恰到好处的微笑,方士谦顿时感觉一股酥麻顺着背脊爬上来。

     果然,这人太可怕了。

     真的,牢牢地戳中别人的死穴。也就只有王杰希这种任人戳的才能治的了他了。


——
其实我只是想写“谦儿哥——”quq

【林敬言生贺】江心洲

半年前有了这个灵感
因为个人原因提前5天放了真是抱歉
无cp向,微林方
地名等发挥了一下主场优势ww
ooc
======

林敬言退役不久,就在江心洲买了套别墅。

搬新家的时候,先请了亲朋来参观,然后就该请好友了。自然,这么些年来朋友也就荣耀圈里这些人了。

不报希望的给各位大神发了消息,没想到都允诺了下来。看来自己还是有点人缘的,林敬言有点开心地想。

第一个到的自然是方锐。这家伙毕竟在呼啸待的时间最久,还是对N市感情深。听说大家要来,兴奋的跟什么一样,俨然抛弃了自己的家乡。

进了门就开始到处乱窜,楼上楼下来回的跑,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一边念叨着“啧啧啧我还没住过别墅呢”。

林敬言及时制止了他,如果再让方锐这么捣鼓下去,恐怕私房钱都要被找出来了。

——虽然并没有那种东西就是了。

再然后,就是叶修苏沐橙王杰希黄少天一起挤进了门里。

苏沐橙自然是和叶修一道来的,而王杰希和叶修碰巧坐的同一趟飞机。

……至于黄少天,据他本人说是因为怕王杰希逃跑,等在机场把他抓过来的。

自然被王杰希丢了一个“妈的智障”的眼神。

林敬言看着两人一边推搡一边说着“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跑”“你好意思吗机票都是我让小高给你买的要不你才不会来”的日常庙药撕逼,只是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高英杰两天前就告诉他,在他准备去买机票时,发现队长早就订好了票。

之后来的是阮永彬等一干呼啸的老队员,免不了一番怀旧。看见联盟的当红选手们,也只能感叹着岁月不饶人了。

之后到的就是韩文清和张佳乐了。

“新杰呢?”

“有些事要处理。”韩文清依旧是冷着一张脸。

张佳乐往沙发上一倒,很快眼皮就合上了。

“老乐这么累?”

“昨晚说是有大发现,跳了一晚。”韩文清依旧是冷着一张脸。

“哟,都一把年纪了,还像小新人一样研究新打法呐。”

其实所有人都在不自觉中放低了说话声音。

正说着,刘皓和江波涛进来了。

这两人都是负责队里外交的主,自然不会错过。

然后来的就是李轩,楚云秀和肖时钦。

黄金一代关系好不用说,这三位又都不是豪门站队,私下没少玩。

这三人倒好,往沙发上一钻立刻进入嗑瓜子唠嗑模式。

最后到的是喻文州,唐昊和卢瀚文。

这自然不是一起来的,门口碰上而已。

喻文州依旧笑眯眯地为来迟而道歉,卢瀚文钻到黄少天面前撒娇:“黄少好过分哦!为了王队还订提前一班的机票,抛下我们爷儿俩……”

在一堆人蓝雨药丸的眼神中,唐昊缓缓开口:“靠,这地方怎么这么难找,刚走错了路,什么南岛北岛的,根本分不清!”

在一堆人“歧视路痴”的眼神中,王杰希缓缓开口:“北岛?不是个诗人吗?”

在黄少天“你竟然有点文化”和一堆人尴尬的眼神中,

……再也没人说话了。

“林队现在在做什么?”

“开了一个餐厅,卖鸭血粉丝汤。”

“在哪?!”对美食颇有研究的一群人立马竖起了耳朵。

“呃……河西中央公园那有个美食广场,就在那儿……你们可能不知道在哪儿…”

“我靠!”黄少天一拍大腿,“那儿位置不好啊!没什么人,这生意不好做啊!”

“少天去过?”

……完了。

“啊哈哈,也就是上次来比赛,半夜躺床上突然觉得饿,就出门觅食。……那啥,我们不是在奥体比赛嘛,酒店不是就在那公园附近吗,就溜达去了……”

“喻队,黄少天私自行动,我提议给黄少天加训。”

“靠靠靠王杰希你要点脸啊,是你给我安利的那地方好不好。”

“午饭来咯!”就在这时林敬言用抹布托着个大碗从厨房出来。

若干个脑袋凑了过来。

“鸭血粉丝?老板还亲自下厨?”

“看多了就会了。”林敬言无奈笑笑。

“味道有点淡。”张佳乐评价道。

韩文清,肖时钦,王杰希等一众北方人表示赞同。

“瞎说!这么好吃!是你们不懂得鉴赏美食!”方锐辩白道。

“哟,方锐大大,你怎么跟个女主人似的。这么拥护老林,不怕他骄傲?”

“叶修你滚!”

酒足饭饱,一堆人摇摇晃晃往外走。

“怕他们迷路,我去送送。”方锐在门口一边系鞋带一边说。

“麻烦你了。”林敬言还穿着围裙,倚着门道。

“那我走啦!过两天来找你玩哦。”方锐系好鞋带站起来,一边关门一边道。

“好的,拜拜。”

在门关上之前,林敬言还是听见了挤进门缝的方锐的最后一句话。

“生日快乐。”

求科比心理阴影面积

梗来自科比退役,好多不明真相的群众跟风,闹了不少笑话。

喻文州v:再见了各位,我大概是联盟里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手残了^_^

评论:喻队一路走好,天堂没有手残的折磨。

黄少天v:再见了,答应粉丝们夺冠就说相声的,还欠你们一个相声。

评论:喜欢德○社的黄少天二十多年了,我从小就是听着他的相声长大的,真的舍不得~

周泽楷v:再见,永远从银幕上消失。

评论:还欠周泽楷一张电影票TAT

韩文清v:今天又捡到钱包,已交警察。

评论:中国这样的好人已经不多,随手传播正能量。

张佳乐v:要和大家说再见了,真的太累了,这条路真的太难走。喂,我可是把你们捧上了冠军啊,你们可别很快就把我忘了啊[苦笑.jpg]

评论:张先生鞠躬尽瘁,燃烧自己,奉献他人,为别人的冠军呕心沥血,这样的正能量值得歌颂。

喻文州v:无聊之时摸个鱼。[图片]

评论:表白太太!当年找遍全城,总算买到一本太太的画集~

[视频:王杰希:做中国好父亲]

评论:责任心是一个男人基本该有的,每位父亲都应该好好学学。

[视频:斯文流氓林敬言]

评论:现在的骗子作案手法越来越高明了,小姑娘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叶修v:居然有一天给大神们当老师,能拿到牌子吗?

评论:高考押题冲刺班,精品语数外课程,报名就送金牌教练叶修自编模拟卷十套。

[视频:罗辑:我在游戏中学习]

评论:中国应试教育什么时候才能改变?看到这位小伙子,我仿佛看到了中国第二位华罗庚。

[视频:张新杰:每天早睡是我的制胜法宝]

评论:爱工作更要爱自己!为了自己的皮肤美美哒,姑娘们转起来~

【王喻】我真的很不错


@王喻深夜60分

关键词:鬼畜
  
—————————
好想写个b站的鬼畜梗啊

ooc预警

———————

     王杰希并不是鬼畜死忠粉,以前是被黄少天安利的,经常无聊之时看看转换心情。他个人认为这也是种艺术。
 
    他发现事情不对劲是在苏黎世的时候。
  
    不知是谁非要拉着大家去泡温泉。走到门口的时候,叶修抬头看了看,随意问了句:“所以说这个澡堂子叫啥名啊,有没有懂英文的啊?”
 
    “靠靠靠老叶你有没有点文化啊什么澡堂子啊…”

    众人在嬉笑声中涌了进去。
 
    王杰希听见身旁地喻文州低头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

    ——天德池。
 
    王杰希看了看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人发现,他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王杰希震惊了一下,不过很快又缓过神来。毕竟高冷如他都看鬼畜,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嘛,喻文州又为什么不可呢。
   
 
    可是当天晚上,王杰希就淡定不能了。
 
    他正坐床上刷着微博,突然看见鬼畜区大大“白斩鱼”刚更新了一条微博。
  
   “今天去了天德池,耶。”
 
    配图雾气朦胧,王杰希仔细辨认,惊奇地发现是他们今天去的那个温泉的更衣室,图上还有他王杰希自己的背影一角。

    他赶紧翻了评论,热门大多是类似于“旁边小哥身材真好啊舔舔舔”或者“快和旁边帅小哥搞比利啊鱼给给!”
   
    卧槽!!世界上不会有如此巧合之事吧!?

  不过当时人不少,也不光是他们在那温泉,他也不能肯定那就是喻文州。
   

   王杰希决定暗中观察喻文州,他充分发挥了自己高中玩侦探游戏练就的本领。
  
   他发觉自己离真相更近是在回程的飞机上。
  
   他故意凑到喻文州身边坐着,看喻文州正在听音乐,于是用余光瞥他的手机屏幕。

     !!!
    ——如果我是DJ。

    “那个,喻队啊,你在听什么歌啊?我可以也听听吗?”试探性地开了口。
 
    “呃?”喻文州猛地锁了屏幕“啊哈哈,没在听什么……”
 
    显然是不想暴露身份。啧,有点麻烦。
   
   
    回去以后,见面就少了,王杰希暂时放下了猜想。

    但他心里一直埋藏着个探寻真相的种子。
   
    去蓝雨比赛的一次让它重燃了。
 
    是比完赛握手的时候,黄少天在镜头对着胜者微草的时候骂骂咧咧。骂完以后还问喻文州队长我骂得是不是很对。

    喻文州斜了他一眼:“粗鄙。”

    excuse me???你们的喻男神突然就变成喻司徒了啊!
 
    王杰希手都忘了向观众挥,愣愣地看着他。
 
    喻文州发现他看向了自己,赶紧躲开目光。
 
    还是怕身份被自己发现吗?

    不过王杰希倒是想到一种好的验证方法,直接问黄少天不就好了?!为什么一开始就没想到啊!!
   

   “什么?”黄少天睁大了眼睛。
 
   “果然你也不知…”

   “你不知道吗?!白斩鱼就是队长啊!你…怎么会不知道呢?我以为他有跟你说过呢。我感觉你们挺熟的啊…”
   
    看这样子,喻文州没有要瞒着周围人的意思,为什么要特别瞒着自己呢?
   
   
   “来啦?”

   “嗯,不知王队突然邀我出来有什么事呢?”喻文州笑着拉开椅子。
  
   “哈哈,找你出来聊聊而已。”

   “好啊,聊些什么呢?”

   寒暄了一阵,王杰希决定切入正题。

   “……不知道喻队上不上b站呢?我觉得我们这辈人应该都喜欢看吧,喻队有没有兴趣呢?”

   “唔……偶尔看看吧,补补番什么的,王队喜欢逛b站?”

   “是呀,我听说黄少天看那个什么,鬼畜,喻队看过吗?”

   “……不怎么看呢,总觉得有点低俗的幽默。”

   王杰希觉得是时候走出套路了。

  “是吗?那喻队知道鱼大大吗?”

    “?!”喻文州难得露出点慌乱的神色,“不,没听说过,那是谁?”

   “似乎大家都知道喻队的身份呢,怎么好像只有我不知道呢?而且喻队还想瞒下去?”王杰希皮笑肉不笑道。

    “……………这么说吧王队。
 
    是,我是白斩鱼。
 
     我喜欢你王队。”

    喻文州有点不敢抬头,他在紧张。

   “很多人是不接受鬼畜的,认为它很低俗无趣。我以为像王队这样的人只会读读很玄学的书什么的,没想到你不排斥鬼畜啊。我…怕你不接受厌恶我。”
 
   说完,喻文州才敢抬头看王杰希,果然,他满脸的惊讶。

    也是,被不是很熟悉的宿敌队长表白了,论谁也接受不能吧。喻文州心里空空的。

   “啊……没想到我不是单恋啊…”

   “咦?”

如果不是喜欢你,才不会因为当年黄少天的一句“队长好像看鬼畜啊”而自己也跑去看。

    如果不是喜欢你,才不会刻意听你说什么。

    如果不是喜欢你,才不会这么关注你。

  如果不是喜欢你,才不会这么想要了解你。

  “喻队……文州,你愿意让微草队长加入鬼畜全明星吗?”

   “《鬼畜全联盟》?哈哈哈哈哈哈王大眼你快看你快看你是大眼村夫哈哈哈哈哈哈哈……靠靠靠黄司徒什么鬼?!?!队友爱呢队长!………队长,为什么你是嘟嘟啊你为什么要自黑啊哈哈哈哈哈哈!!!”

   “唉,不知当初是谁信誓旦旦求我鬼畜他,加入了全明星了反倒不平衡了?”

   “……文州,你给我乖♂乖♂站♂好。”

   
   
   
   

【王喻】蓝绿色

一些老年人般(?的生活片段,可能会变成文
灵感来源于李荣浩的《蓝绿》,这首歌好适合王喻啊啊
oocx3

1.
“杰希!不下来游泳?”喻文州从水里钻出来,捋了一把头发说。
“不游。游完泳身上粘乎乎地难受死了。”王杰希坐在水池边躺椅上,摇着把扇子。
“可是水里凉快啊。”喻文州看他无动摇之意,游走了。

2.
随着“刷”的一声窗帘拉开的声音,一股强烈的阳光打在喻文州脸上。
他不情愿地坐起来,听着拉窗帘的人说:“快起床!都中午啦!太阳晒屁股啦!”
哈哈。他这个样子好像大妈。
王杰希一回头就看见自家文州一脸满足的笑意看着他。他上身裸着,下身还裹在软绵绵的一团被子里。他白皙的肌肤就暴露在阳光下,还隐约有些痕迹……
“杰希?看够了没有?我要吃饭!!好饿!”

3.
王杰希侧头看开车的喻文州,他脸上架着副眼镜,莫名地透出一股书卷气。
喻文州其实戴的是眼镜框,他并不近视,带眼镜纯粹为了防止被认出来。
而王杰希就比较惨了,因为眼睛特征明显,必须带上墨镜。
“杰希,你不要表情这么严肃嘛,你这样好像黑帮老大哦。”

4.
喻文州退役了以后很是无所事事,颇有点被游手好闲的感觉。而且奇怪的是,他总能找到和他一样无聊的人。

“哟文州啊,好久不见啊!来北京还适应吗?”
“叶前辈呢?最近干什么呢?”
“唉,也没啥,就在联盟里坐坐办公室……”

“唉队长来啦!快坐快坐!最近怎么样啊?画画还顺利吗?老王有没有欺负你啊?你两家务怎么分啊?他不会翘个二郎腿让你伺候他吧?我看他那一副老佛爷的样子也不是不会这么做……”
“我挺好的。”

“喻队,你看你一退役,蓝雨就招到了妹子。”
“呵呵。”

“喻前辈!!什么时候再请大家和饮料啊!!”
“一定。”

…………
王杰希说,有个词怎么说的来着,…交际花?

5.“TO亲爱的杰希
生日快乐!!没能陪在你身边我感到十分抱歉。
我知道你喜欢读书特意选了本适合你的,没有我的日子里,就由它来陪伴你吧。

                          你的挚爱  文州”

王杰希感动地拆开了包装。

………………

《周易全解》
冷漠。

6.
“王先生,好久不见了。”
“是的,好久不见您了。搬回来住了?”王杰希对着和善的妇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是呀,这次不走了。来,和邻居叔叔打个招呼。”妇人拉出身后把脸埋在她裙子里的小孩。
“叔……叔叔好。”王杰希的目光对上小女孩的目光。
柔软的黑发,灵动的蓝眸,白皙的皮肤,鼓鼓的脸蛋,让王杰希情不自禁想起某人。
啊……养个孩子也不错呢……王杰希笑意更深。

下次再见面的时候。
“杰希叔叔好……啊!文州哥哥也在!”小女孩扑进了有着相似脸蛋人的怀里。
Excuse me??凭什么我是叔叔他是哥哥啊喂。

7.
王杰希和喻文州都很享受退役后这样的日子。
惬意,悠闲,时间过得很慢。
见过了万人的大场面,可能他们更向往这种圈子不大的小日子吧。

8.
王杰希和喻文州的关系不小心暴露了。
在采访时记者问道和敌家对手熟不熟的时候,喻文州突然来了兴趣似的说,你猜猜看。
脸上分明写着一句话:对啊我们就是有关系啊快说出来啊。

王杰希这时候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了,抢走了记者话筒。
盯着喻文州却是对着话筒说话:“还请喻队不要乱说话,这样不好。”

“我们什么时候有暧昧了。”

“明明已经确定关系了好吗。”

9.
“别乱写,我们哪有这么和谐。”喻文州啪的一声合上王杰希的笔记本,“写文也要客观明白吗?”
王杰希看着他认真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心情好写的傻白甜一点怎么了?再说我们两什么时候吵过架?”
“唔,上次隔壁小妹妹叫你叔叔的时候。”

10.
“你有没有骗过我?”
“有。”
“是什么事?”
“其实我根本不会游泳。怕你笑话,就乱编理由。”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叫你笑!!笑死你算了!”王杰希凑上去挠他胳肢窝。

11.
喻文州和王杰希越来越像了。

12.
王杰希仿佛蔫巴了似的坐在地上,嘴里叼着根冰棍。
“哇啊!”突然一个重物坠在他背上。
“文州,起来,热……”
“可是杰希身上凉凉的………舒服…”
“趴地板上吧,地板也很凉的。”
“不要!趴哪儿都热!只有杰希身上是最凉快的!”

13.
王杰希和喻文州越来越像了。

14.
“来,给你唱歌。”喻文州被王杰希拉到阳台上。
他不知道从哪摸出一把吉他,一边弹一边轻轻哼着。
“没词?”
“对,别人谱的曲,我帮他填词。”
“哦。”喻文州不是很明白王杰希眼神为什么眼神如此期待,不就是个曲吗?
“有没有心动的感觉?”王杰希笑道。
“你啥毛病?你这么会撩人,我跟你在一起什么时候不心动?”
“但是我们至少没有一起上过学啊,怎么样,今天学长的吉他弹的如何?”王杰希这么一说,喻文州才注意到他穿了白衬衫。
“王学长,教教我呗。”喻文州忍不住笑出声来,凑了上去。

就这么在阳台上的暖风里接了吻。

14.
两人并排趴地板上看书。
“文州,你在青训营那段时间里是不是过的很辛苦?”
“突然问这个干嘛?”
“如果我当时在你身边,一定会替你打抱不平的。”
“噗…其实我一直感谢以前经历过的一切,有了它们的铺垫,我才能在你身边,以这样的我站在你面前。”
“……那怎么现在不见你有当时那种精神了?”
“人总要去适应环境的,在那种时候就是要硬抗的,现在嘛……”
“嘿嘿,有人宠着我,当然换种心情活着啦!”喻文州伸了个懒腰,动作里全是慵懒,完全没有一点坚毅少年的感觉。
王杰希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

15.
“不可能!”王杰希表情有点可怕。
“呜……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天气冷了,不可以吃冰棍。”
“那……冰淇淋呢……”
“……”王杰希丢过来一个冷酷的眼神。
“好吧……真的不能通融通融吗…”喻文州几乎要蹭到王杰希腿上。
“不能。”王杰希化身韩文清。

“不行。”
“为啥不能养狗?”
“你要是养了狗,那他怎么办?”王杰希拎着猫的后颈把它提起来。
“你平时不是挺嫌弃他的吗?”
“我那时爱到深处自然黑。”
“哦?那王队有黑过我吗?”

“教我摄影呗。”
“不行。”
“呜,又是为什么?!”
“不然你这种画手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啊~~!王杰希你什么都不让做,无聊死啦!!!”

16.
“在这干嘛呢?”王杰希半天没听到喻文州有动静,推开半掩着的后院门,看见喻文州正躺在地上。
“晒太阳啊。”喻文州惬意地眯着眼睛,很像他们养的那只猫。
“没带你玩,你生气了?”
“说什么呢,我怎么会生气呢。”喻文州这样跑到外面躺在地上还说不生气。
“唉,非要这样的话,我陪你躺好了。”王杰希在他身边躺下,勾住他的手。
“嘿嘿。”喻文州有点傻傻的笑了笑 。
“我可真没生气,你看这里风景多好。”他轻轻说,“如果能和你看着这样的蓝天到老就好了。”

没事做,还是晒太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