醋坛螺蛳

逐梦逐梦逐梦同人圈圈圈圈圈圈圈圈

今天新学的套路
现学现卖一下(。

【瑞嘉】世界上最美的溺水者

*梗来自于马尔克斯《世上最美的溺水者》

交交党费

ooc注意


————


圣空星确实很美。

这里不曾有黑夜降临,永远晴朗,湛蓝天空中点缀着的浮云使人无时无刻不心情舒畅。


嘉德罗斯坐在一片开阔的沙滩上晒太阳。

他双眼中盛着孤傲之外的虚无——或许他本就是这样的目空一切,但他能清晰地感受到某种认知的不完美。他无声地探寻着自己内心一直缺失着的某个部分。他并不知道自己缺少了什么,作为近乎完美的存在,作为圣空星未来的统治者,他将接受朝拜,他将受万民拥戴。他以为这些对于他已经足够完满,但是黑暗中的某个声音在他耳边低语:这还不够。

他双目毫无聚焦地望向海的尽头。海天之交的蓝白色线上突然出现了黑色的一点,在粼粼波光中时隐时现。或许是被冲进海里的枯木或者垃圾,他想。

那团东西在微波的荡漾下竟慢慢被推向了岸边,最后被冲上了海滩。潮水褪去,它就停在了他的脚边。

是一具尸体。

嘉德罗斯拨开他脸上缠绕的咸腥水藻,看见一张俊美的年轻男子的脸。


他偷偷把这具尸体背了回去,它将成为独属于他的第一件收藏品。他从未显露过热爱收藏的品性,然而在看到这具尸体时,也许是因为他从未真正拥有过什么,他的心中涌现出一种渴望将其占为己有的情感。嘉德罗斯清楚地明白这不同于征服。这是一种他未曾经历与体验过的刹那间的冲动。

他在宫廷后院偏僻角落中找到了一间完全不会引人注意的堆放杂物的屋子,把他的尸体放在那里。

除了雷德和祖玛,他没有告诉圣空星的其他任何人。目空一切的王者从不认为自己会害怕来敌、叛乱或者什么,但他却突然害怕起失去这具属于他的尸体。他知道自己承载着无数人的希望,他理应不能留着它,他注定不能走向岔路。


嘉德罗斯和雷德花了三个小时,才把尸体上的水藻和贝壳的碎片清理干净。

这具尸体属于一个十八岁左右的男孩子,他银色的头发泡了水软软的趴着,散发出一股海水的潮味。发带上的字已经磨损了大半,无法辨认,身上的衣服几乎被完全撕破。他身上有大大小小的许多伤口,但不足以致命,大概还是亡于溺水。

他身上的肌肉分布很匀称,一看便知是习武之人。嘉德罗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精壮的躯体,要知道他终日面对的都是那些大腹便便的富商贵族。

嘉德罗斯开始对他产生了兴趣。

他生前是个很擅长格斗的人,嘉德罗斯想。握着一把巨刃,能够斩杀恶犬,劈开狂雷,将暗影消灭的无影无踪。嘉德罗斯的战斗血液沸腾起来,他有着与我匹敌的力量,如果他还活着的话,我一定向他约战,然后痛快地战上三天三夜。

嘉德罗斯坚信他是与众不同的,他是个傲慢的人,他的脸上没有那些被杀害的人孤独的表情。相反,那双无神的紫色眸子里盛满冷漠的神情。

或许他是一个孤独的侠客?傲立于世,与龙族共栖于山洞之中,见过黑夜与星斗,与暴雨狂风共舞,同山崩地裂共啸,如果他还活着的话,自己会很乐意听他说起那些壮丽的景色。

可惜,他已经死了,多么可惜呀。嘉德罗斯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应该叫格瑞,你觉得呢?”
雷德自然对未来的王表示赞同。



这时祖玛推门进来。
“嘉德罗斯大人,我在档案里查询过了,圣空星并没有这个人,他应该是被杀了以后抛尸在这里的。”


“……很好,这样格瑞就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了。”


虽然很好奇他来自哪里,内心深处却又希望这个问题没有答案,仿佛这样格瑞的唯一归属就是自己。嘉德罗斯很难清楚地描述当下的情感。是终于能够将其占为己有的喜悦,却也因对面前这个抓攫着自己的心灵、使自己全然沉浸在这崭新的涌动于心房的情感的人过早逝去而惋惜。如果更早遇见,自己或许会活得与当下截然不同。

我定会邀请格瑞住在自己的宫殿里,这样我们就可以每天比试武力,他想。

但是嘉德罗斯也仿佛看到那双紧闭的薄唇里吐出拒绝的话语,独行侠是不会也不能被任何东西束缚的。格瑞扛上他那把刀就头也不回的走掉,也许还会翻个白眼。

生气吗?不。

那些人对自己的谄媚,说到底还是源于对自己力量的恐惧。那些大户人家的小姐总想着往自己身边蹭,但是口红也掩饰不住嘴角笑容中藏着的害怕。

但是格瑞不。他不惧怕我,因为他有拒绝我的实力。他的拒绝告诉我,我不是孤独的,他就是我认定的对手。





格瑞的存在还是在几天以后被人知道了。据说是被来杂物堆找东西的女仆发现的。

元老院召来嘉德罗斯,担忧地提出让他尽快把它处理掉的要求,唯一给他的权利是允许他为它办一个葬礼。

格瑞有傲视群雄的实力,却死的如此不明不白。嘉德罗斯执意要维护他死后的尊严,他决定为格瑞办一个在他能力范围内最隆重的葬礼。

他把格瑞破破烂烂的衣服扒下,把宫女早已为自己制作好的九年后才用的到的成人礼时穿的礼服给格瑞套上。

这是他在衣柜里找了一下午能找到的最华丽的一套衣服了。

他令雷德和祖玛采来五颜六色的鲜花,插在他的口袋中,别在他的发带上,摆在他的手心里。

三个人抬着格瑞向山上进发。除了他们三个,再没有其他人来,他们对把尸体扔进海里没什么兴趣观赏。


嘉德罗斯一边走一边时不时瞥一眼即将告别的格瑞,他穿着华丽的宫廷礼服,缀满花朵,看起来像一个王子。嘉德罗斯再扭头看见路边一栋栋一模一样的白房子,它们是那样的单调乏味。他心中重新有了对“美”的定义——格瑞是他目前见过的最美且最耀眼的人。

他难以想象自己曾经的生活是怎样地令人呼吸困难,如同坠入黑暗、无边又压抑的深海。

他们到达了悬崖边,人造光源依然温柔的散发着光辉,给海水撒上零零散散的金色碎屑,也把格瑞的脸照的惨白,白的像纸。嘉德罗斯抬手挡住了格瑞的脸,可还是有阳光从他的指缝间溜到格瑞的脸上,这永无止境的阳光是多么的刺眼。

嘉德罗斯走上前,面对着温柔而包容的大海,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他伸手合上了格瑞的眼睑,在那双海水味的唇瓣上吻了一下。

“晚安,格瑞。”他说。

他知道以后的一切都将不一样,他想。等我成为了王,我要下令让百姓把房子涂上各种各样的颜色,改造成千奇百怪的形状;还要下令停用这人造光源,我想看看在晴朗的夜里,格瑞会不会化作星星来看望我。

可王是不被允许在意这些小事的,整整齐齐地臣服就可以。圣空星是多么无聊啊。


他曾经渴望将格瑞一直留在身边,他曾经想要更深地探寻他所拥有的、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切,却因为意外而过早地被人阻拦——但是这没关系,嘉德罗斯想,我已经找到了缺失的部分。即使和格瑞分别了,他在自己心里也永远占据着那一块柔软的地方。

Je l'aime.

王者一直以为这世界上没有人比自己更幸福了,现在才明白,其实自己是最孤独的那一个。







———
姬友帮忙修改,吹爆她@CLord 

hello又是我
官方结婚照x2
加了恶俗小贴纸(还有更恶俗的不好意思用
四目相对间,一片电光火石。(xxxxx

史诗巨制

制作历时2天,投资高达0万元



修的很糟糕,不要仔细看(。

姬友帮了不少忙,因为不看凹凸就不圈了

【雷安/瑞嘉】你再和别人做饭怎么办?

*短打,小学生文笔注意






————————


安迷修把芹菜肉丝乘进盘里,关掉油烟机,解下围裙,朝厨房外面喊:“吃饭了!”


两碗热腾腾的米饭被端上了桌,筷子也已经摆好,雷大爷方才慢腾腾地挪过来,毫不吝啬的丢出几句赞扬的话,然后毫不客气地坐下开吃。


两人面对面坐着埋头专心扒饭,话也不多。


雷狮把一口芹菜送入嘴中,突然停止了咀嚼,像是发现了什么般的猛然抬头,然后把手伸进嘴里,扯出一根长长的发丝来。


安迷修显然也看到了,夹菜的动作僵硬了一下。


很显然,家里没有长头发的人,猫毛也没这么长,这根头发不是属于这个家里的。


“你最好解释清楚。”雷狮丢出一个讯问的眼神,夹杂着隐忍的怒意。


安迷修接过那根头发,对着光下看了看,突然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看,这根头发是金色的,这是嘉德罗斯的头发。”




“哈?!”雷狮的愤怒没克制住,“那家伙又来我们家蹭饭?!”


“别这么说人家。他来增进厨艺。”


“他要学做饭?”雷狮一脸难以置信,嘉德罗斯一直被别人照顾惯了,突然起意做饭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说格瑞最近工作太辛苦,要好好给他调养身体,走的时候自信的说自己厨艺肯定天下第一了。”


“那不成。我家厨子才天下第一。”


“哦?我就是来给你做饭的?”安迷修把筷子一撂。


“不完全是,还有洗衣、打扫卫生、陪睡什么的。”


“行吧。”安迷修又拾起筷子,“今天晚上你自己叫外卖吧。”






雷狮走进办公室,格瑞像往常一样早早到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开始了工作。


前段时间格瑞确实是加班出差开会连轴转,整个人瘦了一圈,但是今天脸色格外不好,虚弱的像是吃坏了肚子。


一看便知嘉德罗斯的学习成果,雷狮窃喜,比吃外卖的他还要惨点。


雷狮经过他旁边的时候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辛苦了。”


格瑞还没来及回头,雷狮已经凑近他耳边小声说:“叫嘉德罗斯少用点发胶,他最近脱发有点严重啊。”


“什么?”格瑞皱了皱眉头,雷狮已经高深莫测地笑着走远了。

官方结婚照(。
四舍五入一下就是结婚了嘛。

【雷安】由女人引发的血案

短打摸鱼
改好手机号码,刚好零点,商品已下架,hin难过,打打架






“你的意思是说,只要是别人争夺的东西都是属于你的?”他的手指烦躁地叩击着桌面,“那大家都追求的女性你就一定要搞到手了?”

“当然。”

“雷狮,那你这样谈恋爱是为了什么?”安迷修咬牙切齿,“只是为了泡到女神给你长面子吗?”

“那也总比某人看到女人就两眼放光挪不动腿满嘴骚话要好吧。”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是谁先挑事的?”


于是他们又开始打架,从沙发上打到桌子上,不带武器的那种徒手肉搏。

安迷修一拳打在雷狮嘴上,一股血丝从雷狮嘴角渗出来。

雷狮一拳砸在安迷修鼻子上,两道血珠顺着安迷修鼻子流出来。


最后还是雷狮击中了安迷修腰上的旧伤结束了这场战斗,后者痛的蜷缩起来,前者一下把他掀翻在地,骑在他的身上,揪起他的衣领。

两人面对面挨的很近,安迷修看着雷狮的眼神,感觉雷狮即将一口唾沫吐在他脸上。

结果下一秒却尝到了对方嘴里的血腥味。

“女神给不给我长面子我不知道,不过正义的傻逼还是挺给我长面子的。”

今天没吃药
ooc到不是很敢打tag……